七月既望

由天光开始想你 眉心黑发对比

张启山!!张大佛爷!!!

扑通一声拜倒在军裤下唱征服!!!!

我等巨帅!!!!!!!!!!

巨帅!!!!!!!!!

帅!!!!!!!


【诚楼】诚楼二三事

1.打电话
明镜:“明台你看看你阿诚哥,一回来就抱着电话,那个破政府哪有那么多工作回家了还那么忙!”

明台:“大姐我一句话就能让阿诚哥挂电话。”

明镜:“真的?”

明台大喊:“大哥,曼春姐来找你了!”

阿诚:“梁处长货的事明天再说吧。”【挂电话

     

2.新政府办公室
阿诚一直在肖想的地方。

 

3.莎士比亚
汪曼春:“明楼啊,明楼!为什么你偏偏是明楼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汪了。”

明楼:“我还是继续听下去呢,还是现在就对她说话?”

汪曼春:“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明,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明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脸,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明楼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师哥,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明楼:“不了,谢谢。”
 

4.误会
“嘶——阿诚你轻点。”

“大哥你换个姿势,你这样我不好用力。”

“嗯,就是这里,用点力。”

……

就揉揉头你俩别这么引人遐思好么……

5.玫瑰与小王子
阿诚10岁来到明家,从第一次握笔到第一次握枪,都是明楼亲自教导出来的。
小王子里说,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使得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
那么阿诚大概是明楼最重要的玫瑰了。

6.同理
自从阿诚成年,明楼的衣食住行到任务公文,都是阿诚一手打理的。
所以,也许世界上也有五千朵和你一模一样的花,但只有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7.红酒
明长官一口饮尽杯中红酒,脖子扬起优美的线条,喉结上下滚动,嘴唇沾染了红色的液体。当阿诚看到明楼的手指蹭着高脚杯细长的杯颈来回摩挲的时候,深刻的觉得,以后红酒必须关起门来喝。

 

8.幸好
阿诚,我们都是在黑暗中行走的战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站在阳光下。不过幸好,无边黑暗里,有你。

 

9.伤
阿诚,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其实那天在司各特路,我宁愿中枪的人是我。

 

10.家人 
阿诚,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们始终还是战友、是兄弟、是家人。那就够了。

11.优秀的特工  
大哥,您说过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们始终还是战友、是兄弟、是家人。可是真的到那时,我不知道我是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留下还是该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而离开。不过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我已经找到了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就是一辈子都和您在一起。 

12.红楼梦【……
明楼又问阿诚:“可也有眼镜没有?”众人不解其语,阿诚便忖度着因他有眼镜,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眼镜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明楼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眼镜,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眼镜。明镜急的搂了明楼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明楼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弟弟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弟弟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这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13.戒指
“阿诚,明日去珠宝行挑个戒指,要样式别致一点。”

“是,大哥,是要送给汪小姐的么?”

“给你的。”

14.求婚
难道刚才的戒指不算?

15.the first night
“大哥,疼么”

“嗯。”

“那……算了吧”

“不碍事。”

16.不用看也知道  
“阿诚。”明楼伏在书桌上头也没抬。

“大哥,您怎么知道是我?”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走路的脚步声、他进门后的关门声、他脱外套的摩擦声,所有的声音就与众不同了。 

17.大蚊子
明镜:“啊呀明楼,你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点啊,快让姐姐瞧瞧!”  

明楼瞪着阿诚:“……没事大姐,是蚊子咬的。”  

明台:“蚊子?大哥,现在是冬天。” 

阿诚坦然:“是啊,大蚊子都抗冻。”

18.口才
明楼的口才很好,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说服任何人。阿诚向来欣赏,但是某些时候,阿诚更希望明楼用他灵活的舌头做些别的事情。

19.手
阿诚的手生得很好看,手指修长而灵巧。这双灵巧的手可以帮明楼打好精致的温莎结,替他冲泡香浓的咖啡,也可以握住冰冷的手枪,瞬息间取人性命。但是,如果这双手在有些时候不那么灵巧就好了,明长官扶着腰想。

20.欲望  
任何健康对的男人面对自己的爱人都会有欲望。大哥,当您洗完澡,发梢还滴着水,身上氤氲着清新的水汽,穿着我亲手为您准备的睡衣的时候,您是我惟一的欲望。我想抚摸您的胸膛,我渴望您的气息。所以,您知道么,在这种时候让我出去是非常不人道的大哥!

21.金庸
明楼扶着阿诚,看明台从楼上走下来,不禁又是怒气上冲,你当我和阿诚是兄长,却自恃委屈,在我面前显本事来了!
当下吸一口气,将内力运到手臂之上,用力向上一抬,手腕一压,卸掉了明台的枪。
“大哥手下留情!”
明台大惊,忙弃枪挥拳。明楼身子急闪,奈何明台出拳实在太快,明楼脚下踉跄,一屁股坐在了茶几上。
明楼坐定身子,气极反笑,说道:“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才调匀了气息,说道:“毒蜂调教出来的弟子果然是不同凡响,我这可要领教领教。”说着手臂在长几上一撑,身子腾空而起,向后翻去,正好重重的撞上了沙发。
明楼一脚踢上面前矮几,内力翻涌之下,长几迫得明台连忙后退。明台趁机拾起眼前水果,只听得当当当当,便如爆豆般接连响了数下,瞬息间已拆了数招。两人都是高手,这数招直如星丸跳掷,火光飞溅,迅捷无伦。
明台道:“你真是不屑和我动手?”一步跃过矮几,朝着明楼面门刷刷又是两拳。
眼见明台拳脚攻得凌厉剽悍,锋锐之极,而明楼接连挡下,却也是绵绵密密,严谨稳实,两人在弹指之间过了数十招。
阿诚见明楼不还手只顾躲闪,心疼无比,也知道再斗下去,两人也不易分出胜败,忙出言阻止“明台,大哥也是没有办法!才让你来执行这个任务的。”

22.古龙
“你来了。”
“是,我来了。”
明楼坐在楼梯上,抬起头时,就看见了阿诚。
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进来的,可是他俨然已经站在这里,也正在看着明楼。
他们之间,隔着偌大的客厅,可是他们却觉得彼此间的距离仿佛很近。
阿诚微笑着,道:“你好像在等我?”
明楼道:“我是在等你。”
阿诚道:“你知道我会来?”
明楼点点头,道:“我知道你非来不可。”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
“你有把握?”明楼最终打破沉默
阿诚摇摇头,道:“我没有。”
明楼轻轻叹息“我这一生中,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事先觉得有把握的。”
阿诚也在叹息“可是你每件事都做成了。”
明楼道:“就因为我没有把握,所以我总是特别谨慎小心。”
阿诚道:“聪明人总是时常有烦恼。”
明楼冷笑道:“有烦恼至少比没有烦恼的好。”
“因为世上只有死人才真的没有烦恼。”
突然,阿诚动手了。他真的出手了,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样出招的,只见他右手拇指、食指、中指一握,手中的兵刃挥了下去!名震76号的阿诚的终于出手了,围观的明台甚至已经捂住了双眼。
明楼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因为他知道,现在他不用动。
瞬息之间,阿诚已经收手“核桃剥好了,可以吃了。”

 

23.冷战

明台:“阿诚哥,要是和女朋友吵架之后冷战了怎么办?”

阿诚:“不必理会,晾她个几日自会主动来找你。”

明台:“这样能成么……”

阿诚:“当然,保证她以后乖巧的像猫咪一样,男人嘛自然要有些气势。”

……

明台:“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明楼:“哼。”

阿诚:“……喵。”

24.阿诚 
阿诚。明楼总是这么叫他,可是在阿诚自己听来效果却总是不同的。有时叫他心痛,有时叫他心软,有时又叫他心跳加速。阿诚想,如果能叫一辈子就好了。

25.大哥
其实明楼也是这么想的。

26.胖  
大哥,不要担心自己胖,我喜欢抱着软软的您。将来等到我老了,您还让我抱着一把骨头,不觉得这对我过于残忍了吗? 

27.家园 
等到将来胜利了,等到我们都老了,我们就一起去法国,买一栋像《家园》一样的房子。我想看白发的你坐在画布前画画,我想看你的画笔弥漫过旧日的疲倦和悲伤,一直把我带回我们最好的时候。无论经过怎样的艰难,我们最后还是走到了安静和美好的结局。 

28.咳嗽和爱
我们都是出色的伪装者。

我可以掩饰住咳嗽,却不想掩饰我爱你。

29.然后

然后呢?没了?就这样?

明楼冷笑“还能有什么然后”【掰镜片

Lo主,卒。_(:з」∠)_

 

【苏靖】初恋五十次 01(未完)

可口的睡前掉落!另一版也请写出来吧写出来吧写出来吧!重说三!

南柯一梦:

回梗 @七月既望 【啊其实那个发刀的失恋五十次我也有点想写呢_(:з)∠)_


 来被撩到的给你们一发没写完的苏靖小甜饼,不吃苏靖的我就没招了




天还没大亮,高公公轻声地走了进来,撩起了帘子。


“嘘——”


有人已经先醒了,示意他先不要吵醒另一个人。昨儿有些过火了,皇帝陛下才睡着没多久,眼圈下还有些泛青。


高公公立刻识趣地退下了,去外边嘱咐太监们将用具先备好,不过大概是每天准时惯了,一向勤劳的皇帝陛下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迷迷糊糊揉了揉眼圈。


“早啊,我的陛下。”某个厚颜无耻的人低下头,亲了亲他的额头。


“早——”萧景琰下意识答到,却在说完这句后突然清醒过来,努力眨了眨眼睛,“苏先生?”


梅太傅笑了笑,抬手勾了勾陛下的头发在手里把玩,“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陛下还要再睡会儿吗?”


等等等等!什么情况!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才发现自己靠在梅长苏身上,整个人被圈了起来,不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什么都没穿!


萧景琰立刻一把拽住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像个被非礼的良家妇男一样,起身想后退两步,结果刚起身就哎哟一声,摔在了龙塌上。


那诡异的触感和痛感是怎么回事!萧景琰面色绯红,满脸怒气地看向了光溜溜的梅长苏,不意外看到了某个有伤风化的东西,立刻又别过头去,脑子里一片浆糊。


这还不是因为陛下把被子都拽走的缘故嘛!再说了,都打过这么多次照面了,咋还这么害羞呢。不过为了不把陛下逼的恼羞成怒,梅太傅还是做低伏小,披上了上衣准备哄老婆【雾。


于是萧景琰就像一颗粽子一样被扒了开来,当然,他死死地拽住了一片被角,一边捍卫着最后的领地,一边惊慌失措地问,“苏先生你不解释一下吗!”


“不就是昨天高兴有点儿喝多了嘛,”梅长苏笑了笑,一把揉了揉他的脑袋,“好啦赶紧换衣服,再闹我就亲你了。”


“昨天高兴?昨天不是你和母妃都难过得要死吗?”不对重点不应该是你为什么要亲我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萧景琰皱了皱眉,突然发现这不是他昨晚睡的床榻,这花纹怎么看着那么像龙呢?


“这是哪儿?”


“这是你的寝宫啊。”


寝宫?萧景琰有些摸不着头脑,“咱们不是在猎宫吗?”


“现在是夏天,春猎刚过去。”机敏的梅太傅终于感觉到了不对,有些担心地把脑袋凑过去探了探皇帝陛下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萧景琰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像是不太能接受两个人突然这么近,梅太傅看他这样子觉得憨态可掬地很,顺势就堵住了他的嘴巴。



等等舌头!


还有不要再往下压了!


在双唇被亲的有些微肿,整个人被摁倒在床上之后,萧景琰终于忍无可忍使出全力,也不管会不会伤到梅长苏,一把将人推开了。


被推开的人一脸受伤,张开双手要抱抱,语气委屈,“景琰你说了再也不打我的。”


面对着突然间性情大变的苏先生,萧景琰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荡,面不改色地伸出一只手表示拒绝,底气有些不足地问到,“本王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让苏先生误会的事?”


本王?猎宫?苏先生?这是在玩时光倒退?


机智的梅太傅眨了眨眼,“你叫我什么?”


“苏先生”,萧景琰一手撑住额头,“本王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了,能请先生解释一下吗?”


“昨天…”梅太傅眼睛贼溜溜转了一圈,刚想开口说昨天你特别热情,门外突然传来高公公的声音,“陛下,太傅,再不洗漱就要误早朝了!”


“陛下?太傅?”萧景琰重复了一遍,“寝宫…早朝?”


趁这个当头,梅太傅已经把自己拾掇好,麻溜地给萧景琰穿上了里衣,一转身从架子上拿下来一套花纹繁琐的黑金衮服给他套上,开始系腰带了。


“本王一定是还没睡醒…”


梅太傅眨了眨眼,“景琰,现在是哪一年?”


“元佑六年?”


“哪天?”


“四月初一?”


“你是在玩游戏还是认真的?”


“苏先生你能先别动手动脚了吗!”


“高公公出大事了!今天早朝取消!”




小甜饼的前奏咳咳...也挺甜的嘛...后续手速也不要太期待我今天好像有点欠揍我去睡了么么

#苏星宇X威廉# #人鱼梗# 梦南柯

#苏星宇X威廉# 

#又见人鱼梗# 

#这次跟上一篇名字不一样啦!噗#

#又名春梦?#

=============================================

    苏星宇开车向来算不上温柔,车速更是风驰电掣,而现在苏大明星却把自己的小跑开的像老牛拉的破车,一步三晃磨磨叽叽。无视了后面车刺耳的要突破天际的喇叭声,苏星宇看了看放在副驾驶位上的小小鱼缸,撇了撇嘴,麻烦。

    最近苏星宇总觉得停车场有什么人在偷偷看着他,虽然自己魅力无法挡,但是作为刚出道没多久的小明星,苏星宇还不觉得自己现在就会有私生饭。不过今天他终于发现了缩在墙角伸出毛绒绒小脑袋偷偷看他的小男孩。

苏星宇挑挑眉,难道暗恋他不成?呸!心底默默的唾弃了一句禽兽,然后调动了全身的亲和力,走过去笑眯眯的开了口。“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我叫Mike。”

    “那Mike是在等我么?”苏星宇用自己都觉得肉麻的声音哄骗未成年。

    Mike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的抬起长长的睫毛瞄了苏星宇一眼,然后转身就跑掉了。

    苏星宇不由失笑,无奈的摇了摇头。当他从裤兜儿里掏出车钥匙正打算开车走人的时候,那个小不点又哒哒哒的跑了回来。

    Mike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鱼缸,里面有一尾小小的红色的鱼。“他叫威廉!”然后把鱼缸往苏星宇怀里一塞,然后又一溜烟儿的跑掉了。只剩苏星宇一脸懵比的蹲在那。

    ……啊?

    苏星宇收过不少粉丝送的礼物,今天这么独特的倒是头一份。鱼缸里那条叫威廉的鱼朝他吐了几个泡泡,尾巴一甩用屁股对着他。苏星宇仿佛看见这鱼冲他翻了个大白眼,心中嘁了一声,却不得不放缓车速不让鱼缸里的水溅出来,就这么晃晃悠悠的的开回了自己的小别墅。

    苏星宇虽不是个享乐主义者,但也从来不会亏待自己,在A市买的小别墅倒是花园泳池一应俱全,但是真正发挥用处的竟然只有浴室和卧室,也是浪费的很。

    停好车之后,苏星宇随意的把鱼缸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就一头扎进浴室洗洗涮涮去了。这段时间正赶上苏星宇的新专辑发行,正是到处飞来飞去做空中飞人的时候,各种通告忙碌的紧,当下只想赶紧把自己洗干净然后上床睡觉。

    晚上苏大明星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看来明天要记着点让助理买点鱼食了。

    苏星宇睡得很浅,只觉梦中隐约有潺潺水声入耳,整个人突然抖了一下就直接醒了过来。难道是刚才没关水龙头?苏星宇懒洋洋的揉了揉脸,赤着脚直接出了卧室。忽然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冰凉滑腻的触感让苏星宇猛地一激灵。蹲下去按亮手机照光仔细一看,好像是一片红色半透明的……鱼鳞?

    苏星宇愣了一下,立刻奔到客厅,发现放鱼缸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想到刚才睡梦中听到的水声又冲向了浴室,动作利索的跟要抽刀切腹似的。一把拉开浴室的门,还是空的。苏星宇松了口气,又笑了笑,电影拍多了自己脑洞也是不小,你当是聊斋么,打了个哈欠就想钻回被窝。突然清晰传来的哗哗水声让苏星宇停住了脚,声音来源是二楼露天泳池的方向,苏星宇咽了咽唾沫,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苏星宇清楚地看到泳池中央站着一个男人,黑色的短发在月光下闪着幽蓝色的光,肌肤白皙的像是昂贵的玉器,就算只是背影也知道是个美人儿。苏星宇的视线从那人线条优雅的背部滑到腰腹,再往下隐约是一条暗红色略带金光的鱼尾。

    这下苏星宇算是彻底的清醒了。

    苏星宇不由自主的往前迈了一步,谁知脚下不知道踢到了什么发出一连串声响,低头一看竟是一个小小的鱼缸在地上滴溜溜打转。

    再抬头就直接对上了一双艳丽的眼。

    那个人,不是,那条鱼,也不对,那条人鱼已经靠到了池边,正撑着下巴带着一脸的笑意看着苏星宇。

    “吓着你了?”一句话说的似娇似嗔,恨不得让苏星宇直接软了腿。

    “你……你是威廉?”苏星宇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明明是你把我带回来的,现在又来问我是谁。”美人儿尾巴一摆,溅了苏星宇一身水。

    泳池边放了一架造型优雅的钢琴,钢琴盖还是开着的,前几天苏星宇为了拍MV特地放在这取景,白色的钢琴放在清澈的水池边,这幅场景倒是浪漫得很。

    威廉手臂一撑,便靠着钢琴架坐在了泳池边,红色的鱼尾荡在水中。

    苏星宇愣愣的站了会儿,忽然有种情窦初开的少年见到意中人一般的紧张,扭扭捏捏的走过去坐在了皮质的钢琴椅上。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了前几日拍的MV的场景,他坐在钢琴前弹奏着深情的曲子,有女孩子在月下翩跹起舞。不过,他看了眼威廉,当时自己可没有心跳的这么厉害。

    威廉倚在苏星宇腿边,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划过琴盖,指尖带着万般旖旎的节奏,缓缓地按在黑白的琴键上,洁白修长的手指好像一下一下都点在苏星宇的心尖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

    “你……要不要吃点东西?”苏星宇忽然有些失措,只能胡乱的找些内容开口。

    威廉手撑着岸边探过身,月光照进沾了水的眼,像一捧艳丽的宝石。

    天,苏星宇心里发出了微弱的呻吟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

    柔软的嘴唇擦过苏星宇的耳廓,威廉带着笑意开了口“我吃人”。然后一口咬上了他的嘴唇,双臂交叠在苏星宇的颈后。微微一用力,两个人就一起倒入了水中。

    水面乍破,溅起无数细碎的水珠,月光透过粼粼的水面照下来,周围的一切都扭曲成了光怪陆离的光影。

    冰凉的池水让苏星宇有一瞬间的慌乱,他觉得冰凉的水一层一层的缠住了他全身。池水的浸润让他的眼睛感到酸痛,但苏星宇依旧睁大眼睛,着魔般的死死盯着眼前明艳的脸。

    舌尖在彼此的口腔里吮吸辗转抵死纠缠,激烈却又几乎静止一般无声,只有嘴角生出的一串串细密的气泡。

    苏星宇抱着他腰部的手臂慢慢收紧,牢笼般禁锢着怀里的身躯。在这个被水包裹隔绝的冰冷世界里,他的双手触不到边,他的双脚踩不到岸,只有紧紧地抱住眼前微凉的身体。

    听觉被透明的液体隔离,眼前的眉眼艳丽的过分。绵长的亲吻几乎挤掉他肺里全部的空气,针扎般疼痛的窒息感从肺部蔓延。

    苏星宇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毙在这甜蜜又诱惑的吻里,仿佛瞬间月落琴毁,人世间一切纷扰都不再存在,自己却在这静谧的斑驳黑暗里,缓缓的坠落。

    苏星宇猛的打了个冷颤,一睁眼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泳池边,抬手揉了揉眉心,忽然想起了昨晚的片段,猛地翻身坐起四处张望,却是一个人影也没有。

    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倒掉的鱼缸,桌面上还留着一片水渍干涸的痕迹,那一尾小小的鱼却不见了。

    苏星宇拿起鱼缸看了看,然后就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春梦了无痕啊。

===================== end =====================

我觉得我真是捂脑洞专业户_(:з」∠)_ 每次有点啥脑洞就捂着,然后捂着捂着就捂回去了ಥ_ಥ  

这个洞捂了好久了噗然后前几天威廉BB的Gucci红色蕾丝实在是太好看……就没捂回去_(:з」∠)_

最后,我真的深沉的热爱着各种狗血俗气的剧情啊(〃ノωノ)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最后,如图。

#苏越##鲛人梗# 长恨饮尽梦南柯

#苏越# 

#鲛人梗#  

#沧月镜设定#

#觉得画风突然变了……噗# 

=================================================

    轻风扬起了枝头的花瓣,纷纷扰扰散落了一地。青水裹挟着缤纷的落英,从东面蜿蜒而来。清澈的水面无风波动,水上浮萍亦随之漾开,水底滑过几道暗影,许是有鱼类从此经过。

    突然平静的水面乍破,现出几个人来,缓缓浮上岸,发色深蓝,瞳孔深碧,原来是鲛人。

    为首的鲛人男子身形修长,背后背了一柄长剑,相貌更是俊美的令人侧目。走了没多远,他突然停下,转身对同伴说“你们听!”几人只听到从远处传来隆隆巨响。陵越目力所及只能看到天边像是腾起一片巨大的乌云,黑压压的一片铺天盖地而来,风里带着铁和血的气息刮过青水水面,与这明媚的春景格格不入。

     “征天军团!”陵越忽然对同伴大喝“快躲起来!”然后自己纵身扑在丈高的草丛里。

    那疾飞而来的“乌云”赫然是一队巨大无比的机械。正是由十巫中的巫抵带领的比翼鸟,后面跟随着几架风隼呼啸着朝北方行去。

     “比翼鸟……他们出动了比翼鸟……”陵越伏在草丛中盯着机械远去的方向口中喃喃。

  

    机械室内,鲛人傀儡神情麻木的操纵着巨大的机器,副座上的年轻军人侧脸线条干净利落,在昏暗的灯火下更显得英俊冷酷。他注视着掠过的草面,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抬手下了命令“调头!去下面。”鲛人傀儡严格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调转那巨大的机械,在低空盘旋。“所有人保持警戒!做好战斗准备!”

    “是!少将!”

 

    看到本来已经远去的风隼突然调头,陵越心中暗道糟糕,呼吸间,那骇人的巨大机械飞鸟就已经逼近。还来不及出声警示同伴,刺耳的风声中裹着劲弩从风隼巨大的翅膀下激射而出。

    陵越一个翻滚躲过风隼的一轮射击,反手从身后拔出佩剑揉身而上。有的鲛人来不及躲避就被弩箭洞穿了身体。风隼攻击过一轮之后盘旋着掠起,顷刻又俯冲了下来,呼啸而下的箭雨如千针泻地!陵越手腕翻转,剑芒闪烁,身前箭弩被齐齐截落。在出招间隙,陵越急急吩咐同伴,“快走!我挡住他!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禀告少主沧流帝国出动了比翼鸟!!”接着一剑逼退了欲上前援手的同伴,“快走啊!!”然后转身迎上了庞大的风隼。

    同行的复国军战士见陵越如此,一咬牙扯着同伴的尸身匆匆撤退纵身跳入青水中。

    鲛人的力量本就较弱,连番激战也让陵越感到吃力,喘息着握紧长剑,纵身迎向了风隼,横削直刺叮叮当当挡下不少箭弩,不过是螳臂当车,那长剑也终经不住力道寸寸碎裂。

    瞥了一眼平静的青水河面,他们应该已经平安了,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陵越知道自己逃不掉,随手抛开了剑柄坦然直面空中的庞然大物,一头深蓝色长发在飒飒风中飞舞,衣衫被鲜血浸透贴在身上。

    一抬头,风隼上年轻的将领对上了鲛人平静的眼,心跳几乎骤停“停!”就是那双眼睛,他永远都忘不掉。陵越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谁料风隼居然停止了攻击,于是便伺机投身入水,蓝发一闪便消失在了水面。

    “百里少将……”下属见那鲛人逃跑忍不住出声提醒,却被百里屠苏一个眼神把话又吞了回去。

    “回去”百里屠苏冷静的下令,“去报告巫抵大人”冰冷的眼神如刀锋一般刮过身后的下属。“路遇复国军残党,现已尽诛。”

    “是!”身后传来整齐的回答。

 

    数月后,百里屠苏坐在宴席上,手执酒杯。没想到巫抵大人死于九嶷,自己却因执行其他任务而安然无恙的返回了帝都,现在周围美酒佳肴环绕,阿谀奉承之声不绝于耳,歌舞升平。百里屠苏扯了扯嘴角,不知是不屑亦或是自嘲。

    …………

    “贱民!”

    “嘘!你小点声!”

    “哼,不过是个罪人,要不是运气好被巫罗大人收养,哪配坐于此处与你我共饮!”

    说话那人身边的官员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眼光看向百里屠苏,生怕他听到。

    百里屠苏看过去,眼中一片漠然,思绪却是被带的远了,很久没有被想起的幼时记忆突然浮现。

    百里屠苏小时候原本生活很平静,但是因受政治牵连全族被判流放,那年他只有七岁,在途经砂之国的时候,遇到了正在捕食的魔物鸟灵。族人被鸟灵啖食,他挣扎逃到了河边,眼看就要被魔物发现,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抱住了他,捂上了他的嘴。

    “别出声。”那双手的主人轻声在他耳边说道。惊惶间回头,只看到了蓝发下那双宁静温柔的碧眼,冷冷的,淡淡的,飘忽不定却教人无法忽视。

    见那魔物越来越近,鲛人抱着小男孩转身潜入了水中。在水中不得呼吸,但是为了不被发现小男孩还是死死地忍住,蓝色的发丝缠绕在他周身。恍惚间一双唇贴了过来,向他口中渡着气,嘴角边生出一连串细密的气泡。等他清醒过来,竟然被送回了帝都,手里握着几颗水滴状的明珠。

    直到后来他被巫罗收养,更名为百里屠苏,投身军戎师于讲武堂,最后进入征天军团,一直忘不掉的,就是那双眼。

    想到数月前的惊鸿一瞥,百里屠苏抬手按了按心口,那里放着贴身几颗鲛人泪,笑了笑,那个鲛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一时心软救下的冰族孩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了沧流帝国残酷的军人了吧。

    而之前说话那官员见百里屠苏看着他,心生尴尬,只能干笑着举杯上前寒暄。

    “百里少将真是少年英雄,后生可畏!不愧是帝国的栋梁之材啊!”

    “大人过奖了。”百里屠苏冷淡的回应着。

    “诶,怎么会”那官员搓着手,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前一阵百里少将和巫咸家族的晴雪小姐订了亲,听说她哥哥会是下任巫咸,少将前途不可限量啊!到时候还要靠您多多关照呢。”

    百里屠苏冷笑,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美酒。转身离开了宴席。

    短短数月,龙神出世,六合封印被破。年轻的军人望着阴沉的天空怔怔的失神,这个云荒要乱了啊,不知到那时,你还会不会来救我呢。

 

    歌舞升平的假象并没有持续太久。几日后有人向十巫告密,叶城有复国军的海魂川秘密驿站,现在叶城表面上依旧太平,内里却暗潮汹涌动荡不安。而巫罗作为掌管帝国国库的长老,同时也是叶城商会的会长,此事一出自然首当其冲。只能立刻派百里屠苏率征天军团先行去叶城镇压鲛人。

    百里屠苏驾着风隼率钧天部来到叶城之外,安排了几小队在叶城外围巡查,并控制叶城一切水底闸道,然后率领部分士兵骑马进入叶城。

    百里屠苏一身戎装坐于马上,鲜衣怒马,飒沓流星,不过如是。叶城依旧热闹繁华,宝马香车雕满路,但这一切的喧嚣仿佛都被他隔绝于身外。

    “你们几个去那边。”百里屠苏举起马鞭指了指叶城最大的河道,“那附近的店铺一个都不能漏下。”

    “是!少将!”

    然后调转马头朝叶城最大的奴隶市场奔去,既然是复国军的密道,那就只有鲛人自己最清楚。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遇见陵越。

    原来那天陵越侥幸从青水逃出,奈何伤势太重,在半路就被捕猎者捉住送到叶城当作奴隶贩卖。

    百里屠苏皱着眉看着蜷缩在笼子里的陵越,手脚都被粗重的铁链牢牢锁住,身上破烂的衣衫还沾着血迹,一头蓝发盖在伤痕累累的身体上。

    这家店的老板看他一身军装气度非凡,忙堆上满脸的笑容凑了上了。“这位大人需要点什么?”见百里屠苏一直盯着笼子里的那个鲛人,便隔着笼子用力扯过锁着陵越的链子,开始滔滔不绝的推荐,“哎呀大人您真是好眼光,这个鲛人是最近刚捕回来的,看起来只有两百多岁,你看这长相,虽然是男子但是算是绝色了!”老板一边用力掐住陵越的下巴扳过他的脸一边向买主殷勤的推销。陵越挣扎不得只能愤恨的对上了百里屠苏的眼。

    百里屠苏被那凌厉的目光一刺,扬了扬眉,对老板道“把他放出来。”

    “是是。”老板打开笼子将陵越拖了出来,对客人谄媚的笑,“我这还有最好的项圈和鞭子,您——”剩下的话在他触到百里屠苏冰冷的目光的时候被吓得吞回了肚子里。

    百里屠苏牵过锁链转身便要,老板急忙开口。“您——”

    年轻的军人回头看他。

    “您您,您慢走……”

    出门之后被锁住双手的陵越跟在一言不发的百里屠苏身后,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军人,脑子里一刻不停的在思考如何逃生,或者怎样和这个沧流帝国的军人同归于尽。

    走了没多远,百里屠苏带着他拐进了一个巷子,然后就解开了锁着鲛人的锁链。

    陵越立刻趁机闪到百里屠苏身后,拔出了军人腰间的佩剑。左手锁住百里屠苏的双臂,右手的焚祭紧紧抵在他的颈边,“别出声!”

    百里屠苏虽然被利刃抵住脖子,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多年后,他对他开口说的第一句依旧是这三个字。

    陵越紧了紧手中的剑,百里屠苏被迫收了笑,锋利的金属贴在皮肤上,索性整个身体都压在身后的鲛人身上,冰凉的体温包裹了他全身。

    陵越重伤的身体几乎撑不住,手下一用力刚想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百里屠苏趁他晃神,左手压上他握剑的手腕用力向外一拗,右手呈拳敲击在他手臂关节处,长剑铮然落地,片刻间陵越就被他抱着腰压制在墙上。

    “别出声。”百里屠苏凑在他耳边轻声道,嘴唇有意无意的触碰着陵越的耳廓。口中呵出的火热吐息喷洒在鲛人冰凉的皮肤上,令人战栗。

    百里屠苏看着眼前的碧色的眼睛,像大海一般深不见底,让人难以捉摸。仿佛着迷一般,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慢慢的靠近,然后贴上了那双唇,甜腻而又充满诱惑。

    鲛人天生没有体温,冰冷的唇和人类温热的体温相接,那奇异的感觉让陵越手足无措,居然就任着百里屠苏亲吻,甚至将舌头探了进去。百里屠苏吮吸着陵越的唇瓣,舌尖一寸寸细细舔吻着他口腔中每一处地方,手臂紧紧扣住他的腰,力道大的几乎令陵越窒息。

    “你们几个去那边!”巷口传来的声音让百里屠苏结束了口舌的纠缠,他看着陵越的双眼,他想让这目光永远停留在自己身上,可惜……

    “快走!”低声在陵越耳边喝道,然后一把拉开鲛人单薄的身子,百里屠苏转身走出了小巷。

 

    “百里少将!”

    “可有发现复国军踪迹。”

    “禀少将,暂无发现,兄弟们正打算去东边搜索。”

    “嗯,你们几个去东面,其他人跟我去那边。”百里屠苏随手指了几个人,翻身上了下属牵过的骏马。

    再回首,那小巷阴暗的角落里已空无一人。

 

    走吧,下次再相见,便是你死我活了。

    马鞭一扬,绝尘而去。

 

==============让我想想是end还是tbc==============

#这个鲛人脑洞最后还是没捂回去嘤# 

#FATE和PP的脑洞先攒着没准儿哪天就捂回去了呢# 

镜真的很好看啊!小伙伴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真的!!

这篇不造小伙伴们会不会喜欢噗……

既然都这么说那么就end好了!……ORZ



写文写了一半开小差去看喵老师和汪老师的相声,说到姜子牙封神,喵老师说,niania封神咧!汪老师说怎么姜子牙也是宝鸡口音啊,昆仑山学艺60载,应该是新疆口音啊!
突然想到……上到师尊各位长老下到大西轰屠苏小师妹都是烤串口音么hhhhhhhhh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