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既望

由天光开始想你 眉心黑发对比

#苏越##鲛人梗# 长恨饮尽梦南柯

#苏越# 

#鲛人梗#  

#沧月镜设定#

#觉得画风突然变了……噗# 

=================================================

    轻风扬起了枝头的花瓣,纷纷扰扰散落了一地。青水裹挟着缤纷的落英,从东面蜿蜒而来。清澈的水面无风波动,水上浮萍亦随之漾开,水底滑过几道暗影,许是有鱼类从此经过。

    突然平静的水面乍破,现出几个人来,缓缓浮上岸,发色深蓝,瞳孔深碧,原来是鲛人。

    为首的鲛人男子身形修长,背后背了一柄长剑,相貌更是俊美的令人侧目。走了没多远,他突然停下,转身对同伴说“你们听!”几人只听到从远处传来隆隆巨响。陵越目力所及只能看到天边像是腾起一片巨大的乌云,黑压压的一片铺天盖地而来,风里带着铁和血的气息刮过青水水面,与这明媚的春景格格不入。

     “征天军团!”陵越忽然对同伴大喝“快躲起来!”然后自己纵身扑在丈高的草丛里。

    那疾飞而来的“乌云”赫然是一队巨大无比的机械。正是由十巫中的巫抵带领的比翼鸟,后面跟随着几架风隼呼啸着朝北方行去。

     “比翼鸟……他们出动了比翼鸟……”陵越伏在草丛中盯着机械远去的方向口中喃喃。

  

    机械室内,鲛人傀儡神情麻木的操纵着巨大的机器,副座上的年轻军人侧脸线条干净利落,在昏暗的灯火下更显得英俊冷酷。他注视着掠过的草面,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抬手下了命令“调头!去下面。”鲛人傀儡严格地执行着主人的命令,调转那巨大的机械,在低空盘旋。“所有人保持警戒!做好战斗准备!”

    “是!少将!”

 

    看到本来已经远去的风隼突然调头,陵越心中暗道糟糕,呼吸间,那骇人的巨大机械飞鸟就已经逼近。还来不及出声警示同伴,刺耳的风声中裹着劲弩从风隼巨大的翅膀下激射而出。

    陵越一个翻滚躲过风隼的一轮射击,反手从身后拔出佩剑揉身而上。有的鲛人来不及躲避就被弩箭洞穿了身体。风隼攻击过一轮之后盘旋着掠起,顷刻又俯冲了下来,呼啸而下的箭雨如千针泻地!陵越手腕翻转,剑芒闪烁,身前箭弩被齐齐截落。在出招间隙,陵越急急吩咐同伴,“快走!我挡住他!不然我们都要死在这!禀告少主沧流帝国出动了比翼鸟!!”接着一剑逼退了欲上前援手的同伴,“快走啊!!”然后转身迎上了庞大的风隼。

    同行的复国军战士见陵越如此,一咬牙扯着同伴的尸身匆匆撤退纵身跳入青水中。

    鲛人的力量本就较弱,连番激战也让陵越感到吃力,喘息着握紧长剑,纵身迎向了风隼,横削直刺叮叮当当挡下不少箭弩,不过是螳臂当车,那长剑也终经不住力道寸寸碎裂。

    瞥了一眼平静的青水河面,他们应该已经平安了,自己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陵越知道自己逃不掉,随手抛开了剑柄坦然直面空中的庞然大物,一头深蓝色长发在飒飒风中飞舞,衣衫被鲜血浸透贴在身上。

    一抬头,风隼上年轻的将领对上了鲛人平静的眼,心跳几乎骤停“停!”就是那双眼睛,他永远都忘不掉。陵越正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谁料风隼居然停止了攻击,于是便伺机投身入水,蓝发一闪便消失在了水面。

    “百里少将……”下属见那鲛人逃跑忍不住出声提醒,却被百里屠苏一个眼神把话又吞了回去。

    “回去”百里屠苏冷静的下令,“去报告巫抵大人”冰冷的眼神如刀锋一般刮过身后的下属。“路遇复国军残党,现已尽诛。”

    “是!”身后传来整齐的回答。

 

    数月后,百里屠苏坐在宴席上,手执酒杯。没想到巫抵大人死于九嶷,自己却因执行其他任务而安然无恙的返回了帝都,现在周围美酒佳肴环绕,阿谀奉承之声不绝于耳,歌舞升平。百里屠苏扯了扯嘴角,不知是不屑亦或是自嘲。

    …………

    “贱民!”

    “嘘!你小点声!”

    “哼,不过是个罪人,要不是运气好被巫罗大人收养,哪配坐于此处与你我共饮!”

    说话那人身边的官员连忙伸手捂住他的嘴。眼光看向百里屠苏,生怕他听到。

    百里屠苏看过去,眼中一片漠然,思绪却是被带的远了,很久没有被想起的幼时记忆突然浮现。

    百里屠苏小时候原本生活很平静,但是因受政治牵连全族被判流放,那年他只有七岁,在途经砂之国的时候,遇到了正在捕食的魔物鸟灵。族人被鸟灵啖食,他挣扎逃到了河边,眼看就要被魔物发现,突然一双冰凉的手抱住了他,捂上了他的嘴。

    “别出声。”那双手的主人轻声在他耳边说道。惊惶间回头,只看到了蓝发下那双宁静温柔的碧眼,冷冷的,淡淡的,飘忽不定却教人无法忽视。

    见那魔物越来越近,鲛人抱着小男孩转身潜入了水中。在水中不得呼吸,但是为了不被发现小男孩还是死死地忍住,蓝色的发丝缠绕在他周身。恍惚间一双唇贴了过来,向他口中渡着气,嘴角边生出一连串细密的气泡。等他清醒过来,竟然被送回了帝都,手里握着几颗水滴状的明珠。

    直到后来他被巫罗收养,更名为百里屠苏,投身军戎师于讲武堂,最后进入征天军团,一直忘不掉的,就是那双眼。

    想到数月前的惊鸿一瞥,百里屠苏抬手按了按心口,那里放着贴身几颗鲛人泪,笑了笑,那个鲛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一时心软救下的冰族孩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了沧流帝国残酷的军人了吧。

    而之前说话那官员见百里屠苏看着他,心生尴尬,只能干笑着举杯上前寒暄。

    “百里少将真是少年英雄,后生可畏!不愧是帝国的栋梁之材啊!”

    “大人过奖了。”百里屠苏冷淡的回应着。

    “诶,怎么会”那官员搓着手,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前一阵百里少将和巫咸家族的晴雪小姐订了亲,听说她哥哥会是下任巫咸,少将前途不可限量啊!到时候还要靠您多多关照呢。”

    百里屠苏冷笑,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美酒。转身离开了宴席。

    短短数月,龙神出世,六合封印被破。年轻的军人望着阴沉的天空怔怔的失神,这个云荒要乱了啊,不知到那时,你还会不会来救我呢。

 

    歌舞升平的假象并没有持续太久。几日后有人向十巫告密,叶城有复国军的海魂川秘密驿站,现在叶城表面上依旧太平,内里却暗潮汹涌动荡不安。而巫罗作为掌管帝国国库的长老,同时也是叶城商会的会长,此事一出自然首当其冲。只能立刻派百里屠苏率征天军团先行去叶城镇压鲛人。

    百里屠苏驾着风隼率钧天部来到叶城之外,安排了几小队在叶城外围巡查,并控制叶城一切水底闸道,然后率领部分士兵骑马进入叶城。

    百里屠苏一身戎装坐于马上,鲜衣怒马,飒沓流星,不过如是。叶城依旧热闹繁华,宝马香车雕满路,但这一切的喧嚣仿佛都被他隔绝于身外。

    “你们几个去那边。”百里屠苏举起马鞭指了指叶城最大的河道,“那附近的店铺一个都不能漏下。”

    “是!少将!”

    然后调转马头朝叶城最大的奴隶市场奔去,既然是复国军的密道,那就只有鲛人自己最清楚。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遇见陵越。

    原来那天陵越侥幸从青水逃出,奈何伤势太重,在半路就被捕猎者捉住送到叶城当作奴隶贩卖。

    百里屠苏皱着眉看着蜷缩在笼子里的陵越,手脚都被粗重的铁链牢牢锁住,身上破烂的衣衫还沾着血迹,一头蓝发盖在伤痕累累的身体上。

    这家店的老板看他一身军装气度非凡,忙堆上满脸的笑容凑了上了。“这位大人需要点什么?”见百里屠苏一直盯着笼子里的那个鲛人,便隔着笼子用力扯过锁着陵越的链子,开始滔滔不绝的推荐,“哎呀大人您真是好眼光,这个鲛人是最近刚捕回来的,看起来只有两百多岁,你看这长相,虽然是男子但是算是绝色了!”老板一边用力掐住陵越的下巴扳过他的脸一边向买主殷勤的推销。陵越挣扎不得只能愤恨的对上了百里屠苏的眼。

    百里屠苏被那凌厉的目光一刺,扬了扬眉,对老板道“把他放出来。”

    “是是。”老板打开笼子将陵越拖了出来,对客人谄媚的笑,“我这还有最好的项圈和鞭子,您——”剩下的话在他触到百里屠苏冰冷的目光的时候被吓得吞回了肚子里。

    百里屠苏牵过锁链转身便要,老板急忙开口。“您——”

    年轻的军人回头看他。

    “您您,您慢走……”

    出门之后被锁住双手的陵越跟在一言不发的百里屠苏身后,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军人,脑子里一刻不停的在思考如何逃生,或者怎样和这个沧流帝国的军人同归于尽。

    走了没多远,百里屠苏带着他拐进了一个巷子,然后就解开了锁着鲛人的锁链。

    陵越立刻趁机闪到百里屠苏身后,拔出了军人腰间的佩剑。左手锁住百里屠苏的双臂,右手的焚祭紧紧抵在他的颈边,“别出声!”

    百里屠苏虽然被利刃抵住脖子,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没想到多年后,他对他开口说的第一句依旧是这三个字。

    陵越紧了紧手中的剑,百里屠苏被迫收了笑,锋利的金属贴在皮肤上,索性整个身体都压在身后的鲛人身上,冰凉的体温包裹了他全身。

    陵越重伤的身体几乎撑不住,手下一用力刚想说话,就听见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

    百里屠苏趁他晃神,左手压上他握剑的手腕用力向外一拗,右手呈拳敲击在他手臂关节处,长剑铮然落地,片刻间陵越就被他抱着腰压制在墙上。

    “别出声。”百里屠苏凑在他耳边轻声道,嘴唇有意无意的触碰着陵越的耳廓。口中呵出的火热吐息喷洒在鲛人冰凉的皮肤上,令人战栗。

    百里屠苏看着眼前的碧色的眼睛,像大海一般深不见底,让人难以捉摸。仿佛着迷一般,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慢慢的靠近,然后贴上了那双唇,甜腻而又充满诱惑。

    鲛人天生没有体温,冰冷的唇和人类温热的体温相接,那奇异的感觉让陵越手足无措,居然就任着百里屠苏亲吻,甚至将舌头探了进去。百里屠苏吮吸着陵越的唇瓣,舌尖一寸寸细细舔吻着他口腔中每一处地方,手臂紧紧扣住他的腰,力道大的几乎令陵越窒息。

    “你们几个去那边!”巷口传来的声音让百里屠苏结束了口舌的纠缠,他看着陵越的双眼,他想让这目光永远停留在自己身上,可惜……

    “快走!”低声在陵越耳边喝道,然后一把拉开鲛人单薄的身子,百里屠苏转身走出了小巷。

 

    “百里少将!”

    “可有发现复国军踪迹。”

    “禀少将,暂无发现,兄弟们正打算去东边搜索。”

    “嗯,你们几个去东面,其他人跟我去那边。”百里屠苏随手指了几个人,翻身上了下属牵过的骏马。

    再回首,那小巷阴暗的角落里已空无一人。

 

    走吧,下次再相见,便是你死我活了。

    马鞭一扬,绝尘而去。

 

==============让我想想是end还是tbc==============

#这个鲛人脑洞最后还是没捂回去嘤# 

#FATE和PP的脑洞先攒着没准儿哪天就捂回去了呢# 

镜真的很好看啊!小伙伴们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真的!!

这篇不造小伙伴们会不会喜欢噗……

既然都这么说那么就end好了!……ORZ



评论(1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