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既望

由天光开始想你 眉心黑发对比

#项允超XMike# #长恨饮尽·梦南柯

#项允超XMike# 

#还是鲛人梗# 

#对的跟上一篇名字一样!噗#

#又名鱼的报恩?#

临时起意的小短篇比较流水账ORZ

 

=============================================

    从蔚蓝海面上吹来的清风裹挟着海洋特有的湿润气息刮过海滩,轻而易举的带走了夏日炎热的阳光留下的黏腻感。沙滩上四处散落着烧烤架酒瓶和各色食物,年轻的人们在绵软的沙滩上嬉笑玩闹,这样热闹的气氛给原本安静的大海平添了一份喧嚣。

    刚搞定一个利润丰厚的大项目,项允超在大家的怂恿下带着团队的核心成员到这个离市区不远的海边聚餐权当庆功宴。结果项大总裁到了之后就一直躲在树荫下装老年人,众人三番四次试图把他拖来一起玩都未遂,也就随他去了。

    现在项允超正逍遥的一人在树荫下瞌目小憩。一直以来总是有凌乱的片段在他的梦里纠缠,巨大的飞行机械,泪滴形状的明珠,年轻的军人,还有一双温柔却飘忽不定的深碧色的眼睛。

    半梦半醒间项允超忽然觉得胸口闷得很像被什么重物压迫住一般,手指触到冰凉撵腻的像鳞片一样的东西,就像……就像胸口被塞进了……一条鱼?!

    项允超猛地睁开了眼,就看见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扎在自己怀里,那人一抬头,深碧色的眼带着笑意瞧着他,脆生生的叫了句“恩公!”

    项允超看了看少年光裸的上半身和呈鱼尾状的下半身,非常难得的宕机了几秒。

    “恩公!”少年见他发呆忙不迭的又叫了声。

    项允超瞬间回魂,“你叫我什么?”

    “恩公啊!”少年缠上项允超的手臂,笑容明亮的简直要晃花人眼。

    “嗯……你叫什么名字?”项允超努力用平静的语气问着。

    “啊我知道!我有给自己起你们人类喜欢的名字哦,我叫做Mike!”

    “呃,Mike,你是……美人鱼?我救过你?”

    “是鲛人啦!”Mike嘟了嘟嘴,好像对美人鱼这个称呼很不满似的。“恩公你还记不记得尼五岁那年去海边钓鱼?”少年的手指紧张的蜷紧,“那时候我贪玩偷偷从碧落海跑出来的……”。

    “哦~你是我放掉的那条鱼?”这次才是偷跑出来玩的吧,项允超一眼就看出了少年在撒谎,天知道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钓过鱼,好笑之下却生出了一丝想要逗逗他的心思“所以你是一只鱼精?”

    “是鲛人啦!鲛人!”少年红着脸反驳,“所以我是来报恩的!”

    项允超扫了眼周围,发现没人注意到这里也就放了心,开始细细打量眼前的人。少年的身体高挑纤细而不单薄,蜜色的肌肤下覆着薄薄肌肉,修长的蓝色鱼尾优雅高贵,脸颊微红像苹果一样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咬上一口。对上Mike深碧色的眼睛,项允超忽然心中一软。

    “所以,你打算怎么报恩?”项允超伸手揉了揉少年毛茸茸的头发,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表情有多温柔。

    “嗯,还没想好……”Mike故作苦恼的挠了挠头,“不如来占卜一下吧!”不等项允超回答,少年就随手从沙滩上捡起几个贝壳,口中念念有词然后顺手一抛,指着落在身边最近的一颗说“你看!它说来日方长总有一天会想到的!”Mike眼神亮晶晶的看着项允超,满眼都写着“带我走带我走吧”

    这想法正中下怀,项允超自然是爽快无比的答应了。“只是……”他看向Mike蓝色的鱼尾,实在是太显眼。 

    Mike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瞧了瞧,恍然大悟,手一挥,蓝色鱼尾消失变成了一双笔直修长的细腿。“前一代海皇开始我们就可以随意变化鱼尾了,厉害吧!”兴高采烈地看向项允超,“恩公……恩公你怎么了!恩公你怎么流鼻血了!”

    项允超看着眼前光溜溜的少年,抬手擦了擦鼻血。

    “Mike。”

    ……

    “Mike,乖,先变回来。”

    最后项允超找来一块浴巾盖住了Mike的鱼尾,才将他抱上了自己的车,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给秘书发了信息说自己有事要先走。然后就开车带着Mike离开,当务之急是先给他买套衣服,嗯。

    项允超从后视镜里看到Mike坐在后座惊奇的扒着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色,心软的一塌糊涂。

    开车到最近的一个商店,项允超停好车,千叮咛万嘱咐要Mike在车里好好等他回来,Mike乖巧的点点头,项允超一步三回头的进了商店。

    Mike身高和他差不多,按自己的号码拿了衣服和裤子急忙结账出来,项允超拉开车门却看见Mike在车厢里哭的伤心欲绝,周围散落的明珠烨烨生辉。

    眼泪迷蒙间抬头发现项允超回来了,Mike扑过去抱着他哭的却更凶了。项允超只得抚着他的背柔声细语的安慰。“Mike怎么了?”

    “恩公去了那么久……呜……我以为……我以为恩公不要Mike了”Mike抽噎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一句话说了好久才说完。

    项允超又是好笑又是心疼,拍拍他的背然后拉开Mike,抬手擦掉他脸上的泪,再摊开手掌竟是一把细碎的明珠。项允超挑了挑眉。

    “这是鲛人泪……”Mike瞪大眼看着项允超,“很值钱的!”又好像突然想起来自己刚刚还在大哭,又不好意思的吸了吸鼻子,眼睛和鼻头都红红的像小兔子一样。

    项允超忍着笑把衣服递给他示意他先换上,Mike拿着衣服研究了一会儿然后化出了双腿灵活的的穿上了衣服。然后悉悉索索的从后座挤到了副驾驶,抿着嘴只是静静的看着专心开车的项允超。

    项允超开到家门口将车停好,“我们到了。”一转头发现Mike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看,“Mike?”

    “我决定了!”Mike忽然开口。

    “嗯?”

    “恩公!”Mike看着项允超一脸的认真,“我喜欢你!我要娶你!”

    “什么?”项允超觉得有点头疼,他实在是猜不透这个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你娶我?”

    “对!”Mike点点头,严肃的像要英勇就义一样,“我要娶你!你们人类报恩不是都是以身相许么?”

    “Mike,你喜欢我我很高兴,”项允超觉得头疼得更厉害了。“可是……”

    “我知道!”Mike握住了项允超的手,“我可以等,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说完凑过身子踮起脚尖,在项允超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温柔又虔诚。

    鲛人没有体温,冰凉的嘴唇印在项允超的皮肤上,滚烫的温度让Mike新奇,本来以为只是人类的体温而已,但是一看到项允超苍白的脸色一下就慌了神。手忙脚乱的架着项允超回了房间。

    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太忙,现在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又吹了海风,竟气势汹汹的发起烧来。

    项允超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头更是疼的乱七八糟。Mike小心翼翼的守在床边,一只手握着他的手,鲛人冰凉的体温让项允超放松了许多。

    自从发现项允超在发热,Mike眼里就有掩饰不住的兴奋,连烧的七荤八素的项允超都能感觉到Mike的激动,想要开口询问但体力实在支撑不住就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

    拜平日良好的生活习惯所赐,第二天项允超就退了烧,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Mike趴在床边睡着了,项允超动作轻柔的把他移上床盖好被子。出了一晚上的汗让洁癖严重的项允超难以忍受,便起身去洗澡。

    Mike睁开眼发现项允超不见了,坐起身听到浴室有水声,难道恩公已经好了?极度的兴奋让Mike一骨碌爬了起来,直接冲过去拉开了浴室的门。

    从下看到上。

    从上看到下。

    “……”

    “你……你……”

    Mike颤抖着指着项允超,然后抱着浴室的门又哭了起来。鲛人泪噼里啪啦洒了满地。

    项允超连忙关了水俩擦都顾不上就随意套上了衣服,抱着Mike开始哄小盆友。

    “呜……你不喜欢我……呜呜呜……Anita不喜欢我你也不喜欢我……呜呜呜……”

    看着Mike皱着脸哭的好不伤心,项允超一个头两个大,自己什么时候又说不喜欢他了……

    “你变成男人了……呜呜呜……说好你要嫁给我的……骗子……呜……”

    ……

    …………

    项允超费了好大劲才慢慢把原因捋顺,原来鲛人生来是没有性别的,会因为喜欢的人而变化出性别,变身过程中会发热。

     “人类生来就有性别的,”项允超哭笑不得的摸了摸他的脸,“乖,别哭了。”

    “真……真的么”Mike抽抽噎噎的“不是因为不喜欢我才变成男人么?”

    项允超凑过去,人类温热的吐息洒在鲛人冰凉的肌肤上,“最喜欢Mike了。”爱语伴随着细碎的吻落在少年的耳边。

    “不过……Mike之前觉得我不是男人?嗯?”项允超箍紧少年的细腰声线突然压的性感有危险。

    Mike像是被这反转的一幕吓到了,结结巴巴的开口

    “恩……恩公……”

    “我叫项允超”辗转吻上少年冰凉的嘴唇,气息带着燎原一般的热度“Mike。”

    “项……允超”Mike瞪大眼睛,忽然又笑了,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其实……我叫陵越。”

 

 

===================== end =====================

    这个鲛人脑洞算是临时起意噗!所以不要介意他叫啥ORZ……因为我给文起名都是看随机听到那首歌……就挑句歌词当名字噗噗

    关于昨儿的事还是想说一句……剑三复制党们应该都见过这句话↓
    #总有刁民想要害朕!#   [doge脸]

 

评论(1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