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既望

由天光开始想你 眉心黑发对比

【苏靖】初恋五十次 01(未完)

可口的睡前掉落!另一版也请写出来吧写出来吧写出来吧!重说三!

南柯一梦:

回梗 @七月既望 【啊其实那个发刀的失恋五十次我也有点想写呢_(:з)∠)_


 来被撩到的给你们一发没写完的苏靖小甜饼,不吃苏靖的我就没招了




天还没大亮,高公公轻声地走了进来,撩起了帘子。


“嘘——”


有人已经先醒了,示意他先不要吵醒另一个人。昨儿有些过火了,皇帝陛下才睡着没多久,眼圈下还有些泛青。


高公公立刻识趣地退下了,去外边嘱咐太监们将用具先备好,不过大概是每天准时惯了,一向勤劳的皇帝陛下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来,迷迷糊糊揉了揉眼圈。


“早啊,我的陛下。”某个厚颜无耻的人低下头,亲了亲他的额头。


“早——”萧景琰下意识答到,却在说完这句后突然清醒过来,努力眨了眨眼睛,“苏先生?”


梅太傅笑了笑,抬手勾了勾陛下的头发在手里把玩,“好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陛下还要再睡会儿吗?”


等等等等!什么情况!


萧景琰瞪大了眼睛,才发现自己靠在梅长苏身上,整个人被圈了起来,不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什么都没穿!


萧景琰立刻一把拽住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像个被非礼的良家妇男一样,起身想后退两步,结果刚起身就哎哟一声,摔在了龙塌上。


那诡异的触感和痛感是怎么回事!萧景琰面色绯红,满脸怒气地看向了光溜溜的梅长苏,不意外看到了某个有伤风化的东西,立刻又别过头去,脑子里一片浆糊。


这还不是因为陛下把被子都拽走的缘故嘛!再说了,都打过这么多次照面了,咋还这么害羞呢。不过为了不把陛下逼的恼羞成怒,梅太傅还是做低伏小,披上了上衣准备哄老婆【雾。


于是萧景琰就像一颗粽子一样被扒了开来,当然,他死死地拽住了一片被角,一边捍卫着最后的领地,一边惊慌失措地问,“苏先生你不解释一下吗!”


“不就是昨天高兴有点儿喝多了嘛,”梅长苏笑了笑,一把揉了揉他的脑袋,“好啦赶紧换衣服,再闹我就亲你了。”


“昨天高兴?昨天不是你和母妃都难过得要死吗?”不对重点不应该是你为什么要亲我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萧景琰皱了皱眉,突然发现这不是他昨晚睡的床榻,这花纹怎么看着那么像龙呢?


“这是哪儿?”


“这是你的寝宫啊。”


寝宫?萧景琰有些摸不着头脑,“咱们不是在猎宫吗?”


“现在是夏天,春猎刚过去。”机敏的梅太傅终于感觉到了不对,有些担心地把脑袋凑过去探了探皇帝陛下的额头,还好,没发烧。


萧景琰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像是不太能接受两个人突然这么近,梅太傅看他这样子觉得憨态可掬地很,顺势就堵住了他的嘴巴。



等等舌头!


还有不要再往下压了!


在双唇被亲的有些微肿,整个人被摁倒在床上之后,萧景琰终于忍无可忍使出全力,也不管会不会伤到梅长苏,一把将人推开了。


被推开的人一脸受伤,张开双手要抱抱,语气委屈,“景琰你说了再也不打我的。”


面对着突然间性情大变的苏先生,萧景琰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荡,面不改色地伸出一只手表示拒绝,底气有些不足地问到,“本王昨晚是不是做了什么让苏先生误会的事?”


本王?猎宫?苏先生?这是在玩时光倒退?


机智的梅太傅眨了眨眼,“你叫我什么?”


“苏先生”,萧景琰一手撑住额头,“本王对昨晚发生的事情毫无印象了,能请先生解释一下吗?”


“昨天…”梅太傅眼睛贼溜溜转了一圈,刚想开口说昨天你特别热情,门外突然传来高公公的声音,“陛下,太傅,再不洗漱就要误早朝了!”


“陛下?太傅?”萧景琰重复了一遍,“寝宫…早朝?”


趁这个当头,梅太傅已经把自己拾掇好,麻溜地给萧景琰穿上了里衣,一转身从架子上拿下来一套花纹繁琐的黑金衮服给他套上,开始系腰带了。


“本王一定是还没睡醒…”


梅太傅眨了眨眼,“景琰,现在是哪一年?”


“元佑六年?”


“哪天?”


“四月初一?”


“你是在玩游戏还是认真的?”


“苏先生你能先别动手动脚了吗!”


“高公公出大事了!今天早朝取消!”




小甜饼的前奏咳咳...也挺甜的嘛...后续手速也不要太期待我今天好像有点欠揍我去睡了么么

评论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