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既望

由天光开始想你 眉心黑发对比

【诚楼】诚楼二三事

1.打电话
明镜:“明台你看看你阿诚哥,一回来就抱着电话,那个破政府哪有那么多工作回家了还那么忙!”

明台:“大姐我一句话就能让阿诚哥挂电话。”

明镜:“真的?”

明台大喊:“大哥,曼春姐来找你了!”

阿诚:“梁处长货的事明天再说吧。”【挂电话

     

2.新政府办公室
阿诚一直在肖想的地方。

 

3.莎士比亚
汪曼春:“明楼啊,明楼!为什么你偏偏是明楼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汪了。”

明楼:“我还是继续听下去呢,还是现在就对她说话?”

汪曼春:“只有你的名字才是我的仇敌;你即使不姓明,仍然是这样的一个你。姓不姓明又有什么关系呢?它又不是手,又不是脚,又不是手臂,又不是脸,又不是身体上任何其他的部分。啊!换一个姓名吧!姓名本来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叫做玫瑰的这一种花,要是换了个名字,它的香味,还是同样的芬芳;明楼要是换了别的名字,他的可爱的完美也决不会有丝毫改变。师哥,抛弃了你的名字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明楼:“不了,谢谢。”
 

4.误会
“嘶——阿诚你轻点。”

“大哥你换个姿势,你这样我不好用力。”

“嗯,就是这里,用点力。”

……

就揉揉头你俩别这么引人遐思好么……

5.玫瑰与小王子
阿诚10岁来到明家,从第一次握笔到第一次握枪,都是明楼亲自教导出来的。
小王子里说,你在你的玫瑰花身上耗费的时间使得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
那么阿诚大概是明楼最重要的玫瑰了。

6.同理
自从阿诚成年,明楼的衣食住行到任务公文,都是阿诚一手打理的。
所以,也许世界上也有五千朵和你一模一样的花,但只有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玫瑰。

 

7.红酒
明长官一口饮尽杯中红酒,脖子扬起优美的线条,喉结上下滚动,嘴唇沾染了红色的液体。当阿诚看到明楼的手指蹭着高脚杯细长的杯颈来回摩挲的时候,深刻的觉得,以后红酒必须关起门来喝。

 

8.幸好
阿诚,我们都是在黑暗中行走的战士,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站在阳光下。不过幸好,无边黑暗里,有你。

 

9.伤
阿诚,有一句话我一直想告诉你,其实那天在司各特路,我宁愿中枪的人是我。

 

10.家人 
阿诚,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们始终还是战友、是兄弟、是家人。那就够了。

11.优秀的特工  
大哥,您说过如果我们不在一起了,我们始终还是战友、是兄弟、是家人。可是真的到那时,我不知道我是该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留下还是该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而离开。不过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我已经找到了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就是一辈子都和您在一起。 

12.红楼梦【……
明楼又问阿诚:“可也有眼镜没有?”众人不解其语,阿诚便忖度着因他有眼镜,故问我有也无,因答道:“我没有那个。想来那眼镜是一件罕物,岂能人人有的。”明楼听了,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摘下那眼镜,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连人之高低不择,还说‘通灵’不‘通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吓的众人一拥争去拾眼镜。明镜急的搂了明楼道:“孽障!你生气,要打骂人容易,何苦摔那命根子!”明楼满面泪痕泣道:“家里姐姐弟弟都没有,单我有,我说没趣;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弟弟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这真的是个好东西啊……

 

13.戒指
“阿诚,明日去珠宝行挑个戒指,要样式别致一点。”

“是,大哥,是要送给汪小姐的么?”

“给你的。”

14.求婚
难道刚才的戒指不算?

15.the first night
“大哥,疼么”

“嗯。”

“那……算了吧”

“不碍事。”

16.不用看也知道  
“阿诚。”明楼伏在书桌上头也没抬。

“大哥,您怎么知道是我?”  

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他走路的脚步声、他进门后的关门声、他脱外套的摩擦声,所有的声音就与众不同了。 

17.大蚊子
明镜:“啊呀明楼,你脖子上怎么这么多红点啊,快让姐姐瞧瞧!”  

明楼瞪着阿诚:“……没事大姐,是蚊子咬的。”  

明台:“蚊子?大哥,现在是冬天。” 

阿诚坦然:“是啊,大蚊子都抗冻。”

18.口才
明楼的口才很好,只要他愿意,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说服任何人。阿诚向来欣赏,但是某些时候,阿诚更希望明楼用他灵活的舌头做些别的事情。

19.手
阿诚的手生得很好看,手指修长而灵巧。这双灵巧的手可以帮明楼打好精致的温莎结,替他冲泡香浓的咖啡,也可以握住冰冷的手枪,瞬息间取人性命。但是,如果这双手在有些时候不那么灵巧就好了,明长官扶着腰想。

20.欲望  
任何健康对的男人面对自己的爱人都会有欲望。大哥,当您洗完澡,发梢还滴着水,身上氤氲着清新的水汽,穿着我亲手为您准备的睡衣的时候,您是我惟一的欲望。我想抚摸您的胸膛,我渴望您的气息。所以,您知道么,在这种时候让我出去是非常不人道的大哥!

21.金庸
明楼扶着阿诚,看明台从楼上走下来,不禁又是怒气上冲,你当我和阿诚是兄长,却自恃委屈,在我面前显本事来了!
当下吸一口气,将内力运到手臂之上,用力向上一抬,手腕一压,卸掉了明台的枪。
“大哥手下留情!”
明台大惊,忙弃枪挥拳。明楼身子急闪,奈何明台出拳实在太快,明楼脚下踉跄,一屁股坐在了茶几上。
明楼坐定身子,气极反笑,说道:“好,好,好!”连说了三个“好”,才调匀了气息,说道:“毒蜂调教出来的弟子果然是不同凡响,我这可要领教领教。”说着手臂在长几上一撑,身子腾空而起,向后翻去,正好重重的撞上了沙发。
明楼一脚踢上面前矮几,内力翻涌之下,长几迫得明台连忙后退。明台趁机拾起眼前水果,只听得当当当当,便如爆豆般接连响了数下,瞬息间已拆了数招。两人都是高手,这数招直如星丸跳掷,火光飞溅,迅捷无伦。
明台道:“你真是不屑和我动手?”一步跃过矮几,朝着明楼面门刷刷又是两拳。
眼见明台拳脚攻得凌厉剽悍,锋锐之极,而明楼接连挡下,却也是绵绵密密,严谨稳实,两人在弹指之间过了数十招。
阿诚见明楼不还手只顾躲闪,心疼无比,也知道再斗下去,两人也不易分出胜败,忙出言阻止“明台,大哥也是没有办法!才让你来执行这个任务的。”

22.古龙
“你来了。”
“是,我来了。”
明楼坐在楼梯上,抬起头时,就看见了阿诚。
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进来的,可是他俨然已经站在这里,也正在看着明楼。
他们之间,隔着偌大的客厅,可是他们却觉得彼此间的距离仿佛很近。
阿诚微笑着,道:“你好像在等我?”
明楼道:“我是在等你。”
阿诚道:“你知道我会来?”
明楼点点头,道:“我知道你非来不可。”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
“你有把握?”明楼最终打破沉默
阿诚摇摇头,道:“我没有。”
明楼轻轻叹息“我这一生中,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事先觉得有把握的。”
阿诚也在叹息“可是你每件事都做成了。”
明楼道:“就因为我没有把握,所以我总是特别谨慎小心。”
阿诚道:“聪明人总是时常有烦恼。”
明楼冷笑道:“有烦恼至少比没有烦恼的好。”
“因为世上只有死人才真的没有烦恼。”
突然,阿诚动手了。他真的出手了,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样出招的,只见他右手拇指、食指、中指一握,手中的兵刃挥了下去!名震76号的阿诚的终于出手了,围观的明台甚至已经捂住了双眼。
明楼依旧保持刚才的姿势,因为他知道,现在他不用动。
瞬息之间,阿诚已经收手“核桃剥好了,可以吃了。”

 

23.冷战

明台:“阿诚哥,要是和女朋友吵架之后冷战了怎么办?”

阿诚:“不必理会,晾她个几日自会主动来找你。”

明台:“这样能成么……”

阿诚:“当然,保证她以后乖巧的像猫咪一样,男人嘛自然要有些气势。”

……

明台:“大哥,你怎么回来了。”

明楼:“哼。”

阿诚:“……喵。”

24.阿诚 
阿诚。明楼总是这么叫他,可是在阿诚自己听来效果却总是不同的。有时叫他心痛,有时叫他心软,有时又叫他心跳加速。阿诚想,如果能叫一辈子就好了。

25.大哥
其实明楼也是这么想的。

26.胖  
大哥,不要担心自己胖,我喜欢抱着软软的您。将来等到我老了,您还让我抱着一把骨头,不觉得这对我过于残忍了吗? 

27.家园 
等到将来胜利了,等到我们都老了,我们就一起去法国,买一栋像《家园》一样的房子。我想看白发的你坐在画布前画画,我想看你的画笔弥漫过旧日的疲倦和悲伤,一直把我带回我们最好的时候。无论经过怎样的艰难,我们最后还是走到了安静和美好的结局。 

28.咳嗽和爱
我们都是出色的伪装者。

我可以掩饰住咳嗽,却不想掩饰我爱你。

29.然后

然后呢?没了?就这样?

明楼冷笑“还能有什么然后”【掰镜片

Lo主,卒。_(:з」∠)_

 

评论(13)

热度(67)